Sakuraisaki

坑品有保障 == 容易弃坑不填坑
日常摸鱼

你最近还好吗

明明是生日,却只想写虐文

————————————————————————————

站在电梯里的男人望着手机显示的日期,久违地有些愣怔。

刚刚去了楼上和今天生日的前辈道了声生日快乐,将早早准备好的生日礼物送了过去。

此时一个人在电梯里,周围静谧的空间,让一下子从人群里脱离的他,突然就想起了另一个人。

不,或许只是自己刻意地不去想。

四月的第十天。

东京的樱花已经开了又要谢,而她那边的樱花,似乎仍在寒冬里,将开未开。

明明那般怕冷的人,总是将自己当做暖炉的人,如今却是只身跑到了万里开外的寒冷之地。

也不知道过得如何。

想到这里,他突然轻笑。

他和她之间,早已经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不知道该如何出口了。

右手插入兜中,碰触到了那些微有些硬的外壳。

他手指摩挲了两下口袋里那包烟,却没有拿出来。

她不喜欢的。

尽管,她不会再管了。

电梯门开了,他抬步往外走,刚好遇见了团内的人,停下打了声招呼。

“要回家了吗?”对面的人开口问了句。

“不。”他沉默了一会,开口,“去一趟邮局。”

对面的人愣了愣,身边的人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

他反而笑了。

“没事,都习惯了。”

都习惯了。

去了趟邮局,选了好久,最终还是选定了那张樱花背景的明信片。

回了家,提笔,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旧时,她爱看开得正浓的樱花。

今日,他却怕那樱花晃了眼。

最后,那张搁在抽屉的铁盒里,和其他明信片放在一起,只写了收信人的明信片上,只有一行字。

你最近还好吗?

——————————————————————————————————

阴而冷的天气,压根不像四月的天。

反常的天气,樱花都盛开不了,压根不像东京的气候。

她突然晃了晃神。

不是的。

东京也很冷。

只是有那么个人,仿佛他在了,周遭也就暖和了起来。

她突然低声笑了笑。

抿了抿唇,握住了手中温热的可可。

本来想点咖啡,却最终还是点了可可。

咖啡啊,这种东西,她其实不爱喝了。

毕竟当年喝的快要胃出血的时候,那个人的脸色,只怕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东京的樱花,她在社交软件上看了许多,含苞待放的,5分咲,7分咲,不同的姿态,不同的地点。

却不敢去看樱吹雪的场景。

樱花正浓,仿佛回忆里的样子。

分开的那日,他在樱花树下的样子。

她抬起手,相机对准了窗外枝头的含苞待放樱花,发上了社交软件。

“樱花要开了....”

你还好吗?


你和カズナリ 发烧

先生的点梗
———————————————————————

当你醒来的时候,你闻到了空气里弥漫着的海鲜味。

你吸了吸鼻子,蜷缩在被子里。 

你发烧了,烧得意识不清的时候隐约感觉到有人在照顾你。熟悉的宝格丽香水的味道让你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你在他出远门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拼了命般地赶项目,终于在昨天下午成功把项目做完,你和同组的同事们也顺势去开了庆功会。 

一直喝到半夜,醉眼朦胧的你一个人回到了家,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之后就直接醉倒在了地板上。 

熬夜,喝酒,在地板上晾了一晚,你毫不意外地感冒发烧。 

幸好,他刚好回家。 

你蹭了蹭柔软的被子,内心开始想着怎么办。 

二宫·话匣子·和也在他出远门之前让你再三保证不会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结果回来就见到了让他心脏骤停的一幕。 

他大概,会用游戏机把你扔死吧。 

你缩了缩身子。 

“醒了?”门口传来的他的声音。 

你从被子里冒出了头,看着倚在门框,表情淡淡的。 眼下掩不住的青黑,微微冒头的胡渣,你顿时心软成一片。 

你刚要起床,就被他一个眼神制止。 

你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他将锅挪了进来。 

他盛了碗粥,勺子缓慢地搅拌着,时不时地吹着气。 

他眼睫低垂,专心致志着手里的动作。 

你看着他舀起了一勺子,你张着嘴,却看到他送进了自己嘴里。 

你讪讪地闭上了嘴,心里却很明白,他很生气。 

他的勺子在碗里又转了一圈,轻轻地瞟了你一眼。 

眼神微凉,却很清楚地写满了不满。 

“想吃对吧?” 你点点头。 

他唇角微勾,身子往后倚在椅背上。 

“恩。。。。” 

“不给。” 说完,他又舀了一勺,放进自己嘴里,眼睛却是直直地盯着你。 

“唔。。好吃。” 

你咬咬唇,伸手轻轻拽着他的T恤衣摆。 

“我错了。” 

“恩?” 

“我不应该熬夜。” 

说完,你清楚地看着他的眼角跳了跳。 

等等,这事他不知道?! 

你突然意识到你自己暴露了什么。 

“我不应该喝酒喝太多。” 

“我不应该不好好照顾自己。” 

你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黑。 

“可是我想腾多点时间和你一起。” 

“这次的项目做完了,手里的工作就能放一段时间,我有好几天的假。” 

“我想和你一起。” 你直直地看着他。 

因为工作的原因,他的时间和你的时间总是错开,你们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不是太多。 

趁着他出差,你赶紧将手头的工作都清掉,就为了能挤出多点两人一起的时间。 

他叹了口气,舀了一勺粥,递到你嘴边。 

“不烫了。” 

你笑着含住。 

“不生气了。” 

你看他。 

他像是服软了一般,嘴角绽开笑容。 

“如果再有下次。” 

“你的所有通关记录我全都洗掉。” 

你睁大了双眼,瞪着他,无言地表示拒绝。 

他轻笑出声,低头亲了亲你的嘴角。 

“笨蛋。” 

我怎么会生一个笨蛋的气呢。

实在找不到只有恋を知らない君へ单独版了

这是唯一仅存的版本_(:зゝ∠)_

梗来自穿越时空的少女,去年的番剧

——————————————————————————————

倘若时间退回到你们相遇之前。

倘若你们不再相遇。

倘若你们将踏上没有彼此的人生。

你会怎么选择。

————————————————————————————

“我受够了!”你一把将眼前的水杯扫落地板之上。

四散的碎片,伴着水杯与地板碰撞的声音,折射出晶莹的光芒,却无法驱散这室内浓重的静默。

安静地压抑,仿佛锋利的爪牙,致命的伤害。

你蜷缩起身子,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却无法制止眼泪从缝隙中划出,掉落在地板上,碎裂得如同你的内心。

你看不到他的神情,却能从他些许急促的喘息中,得知他的心情。

他没有说话,却是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

大门拉开的声音,随后是关上的声音,你听到他的脚步声离去。

缓慢而犹豫。

你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哭声,指甲狠狠地嵌入自己的手心,仿佛可以用来麻痹内心的疼痛。

你们是相爱的。

但却是不幸福的。

你爱他爱得仿佛放弃了自我,他的情绪牵动着你的所有。

然而这样的爱,却逐渐成了负担。

他很忙,形形色色的工作让他可能半年都没有办法和你见一次面。

为了避开媒体,你们甚至没有住在一起。

错开的时间,无法言语的爱情,让你没有办法排遣内心层层叠加的苦闷。

你曾幻想着和他并肩而行,然而现实却是你只能在电视上看着他独自旅行。

你曾幻想着和他相依相偎,然而现实却是你一人孤枕难眠。

那些年幼时的幻想,随着长大渐渐地沉入心底,而后化成了利剑,狠狠地刺入那柔软的内心。

一片狼藉。

不该地,不该让自己走到这地步。

不该逼着他陷入这种境地。

不该,让爱情走向深渊。

————————————————————————————————

你想起了相识的夏天。

图书馆外的蝉叫得正欢,身影遮掩在了郁郁葱葱的树荫之下。

你和他的指尖触碰在同一本书上。

你略微纠结地蹙眉,只因这是图书馆里剩下的最后一本。

他取下了书,然后递到你面前。

他说,可以等下一次。

结果下一次来得如此之快。

世人皆说,巧合,便是命运的安排。

你那时没有多想,只是往后想起,却总是如此感慨。

你参加的读书会里,恰好碰见了他。

你告诉他明天就会去还书。

他说,方便一起吗?

你答应了。

你知道他很忙,即使是不了解那个圈子的你,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看到他的作品。

你想,这约莫便是,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感觉。

你们的交集开始多了,一来一往,彼此认识的人都心照不宣,而你们却仍是暧昧的阶段。

直到,他那笨拙的告白。

『前髪を切った日、新しい服を着た日
   一番に会いたくなるのは
   好きになったってことなのかな』①

(剪掉刘海的时候,穿上新衣的时候

    最想见到的都是你

    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大概是那天的月光太过温柔,又或是那落入他眼里的星星太过诱惑。

你说,但愿君心似我心。

———————————————————————————————

再之后的回忆充斥着嘶哑的声调,画布上涂满了灰色,就像窗外连绵不断的阴雨。

时光用它的画笔,在那副曾经鲜艳的画作上刻下了斑驳的痕迹。

忍耐,争执,退让。

一圈又一圈,仿佛荡漾开的水波,却又仿佛没有边际。

灰色急速地往后退去,连带扯着那些鲜艳的颜色,再也抓不住。

睁开眼,夏日的阳光让你恍惚了一会。

你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却总是想不起来。

你看着眼前的笔记本,上面端正的字体记载着你的笔记。

你想起你还要去借一本书,却又突然想不起那本书的名字。

你伸了个懒腰,索性收拾起了眼前的本子。

背上背包,你打算回家稍作休息。

经过前台的时候,你听到了略微低沉的男生正跟前台说着什么。

你脚步忽而一顿,复又往前,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什么书名。

——————————————————————————————

时光一往无前。

你来到了和朋友约好的居酒屋。

饮着杯里的清酒,你微醺着双颊。

“你男朋友呢?”好友问。

“分了。”你轻巧地答。

面对着朋友的追问,你也只是淡淡地说着。

你感觉仿佛失去了爱人的能力,面对男友,也从来都是淡如水。

嘈杂的声音中,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突然穿过了人群,仿佛在你耳边响起。

你转头,却只看到了模糊的背影。

“怎么了?”朋友出声询问,也往你眺望的方向看去。

“没什么。”

“只是好像....”

听到了熟人的声音。

——————————————————————————————

① 来源百度,侵删

你和サトシ 花火

夏天,如果说炎热是其代名词,那么花火祭大概便是夏日的特产。

原本约好了一起去逛祭典,然而下午收到的信息却是让你放弃了这个预定。

『抱歉,今天的行程延长了。』

你有些泄气地坐在床边,随即躺倒在床上。

手机被你举在上方,你抿抿唇,有些不高兴,却还是快速地回复了他的短信。

『恩,没关系,我们下次再去。』

然后随后关上手机屏幕,将其扔在枕头上。

你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正对面的日历。

日历上的今天,你画了个大大的红心。

约会的日子。

剩下你一个人。

你叹了口气。

本来今天的约会已经约好了一个月,从一个月前他就开始各种调整了自己的行程表。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你起身,将摊开在床上的浴衣收起。

夜晚,你在阳台望见远处街道的灯火通明。

喧闹的声音遥遥传来,你低头,随处可见穿着浴衣嬉闹的少年少女。

你起身往天台走去。

好歹,在天台还能看见烟花。

你抱臂靠在天台的平台上,遥望着远处的河川。

电话响起,你看到熟悉的电话号码,接起。

“你现在在哪?”

“天台。”你答道,然后又试探地问,“你回来了?”

对面沉默了一下。

“还没。”

“啊,是吗?”

你们都没有再说话,安静地聆听彼此的呼吸声。

河川边开始放起了烟花,你抬头看那往天空窜去的光亮,在黑暗的天空里炸开了绚烂的花朵。

“烟花,开始了。”

“恩。”

你握紧了手机,还是开口问道。

“你现在在哪?”

对面的他没有回答。

突然,你的腰被一双手环住。

你蓦然转头。

无数的烟花在天空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仿佛要将黑暗吞噬。

你的唇瓣被人吻住,轻柔而珍重。

啪。

手机掉落的声音仿佛让你回过神来。

双臂穿过他的脖颈,交叉。

在他满目的温柔里,闭上双眼,投入到这场突如其来的亲吻中。

一吻毕。

他轻轻地将你拥入怀中。

“抱歉,来晚了。”

他在你耳边低声道歉,低沉的声音带着些许可怜的意味。

你摇摇头,唇角勾起。

“欢迎回家。”

“サトシ。”

星の住処 A 我和你之间隔着一本本子

没有评论,主子已经闹脾气了

————————————————————————————————

安藤纯夏是高二三班的学习委员,每日的工作就是负责布置作业,发作业,收作业,搬运作业。

她翻了翻今天收上来的作业本,还缺一本。

她偷偷地瞟向教室的左后方,窗边倒数第二排的桌子,它的主人是相叶雅纪。

安藤纯夏低着头,内心纠结,问,不问,成了她在内心反复的问题。

看着他有些纠结地挠着头的样子,安藤纯夏握了握拳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站起身,走向了相叶雅纪。

“那个。。”安藤纯夏低着头不敢直面他,声音细如蚊呐,“你的作业。。”

“恩?”相叶雅纪抬头,眼里有些迷茫,在看清是她之后才说道。

“啊,学习委员啊,抱歉,我昨天打球去了,作业忘了写,我很快写完,你稍等一下啊!”

说罢,他又低下头继续写作业去了。

安藤纯夏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就要往自己的方向走。

“啊,学习委员,我能问你个问题吗?”他突然又抬起头飞快地说着。

“啊?”安藤纯夏转到一半的身僵在原地,惊讶地抬头,刚好对上他的眼睛,热气飞快地爬升到两颊,低下头。

“可。。可以。”

“可以麻烦你告诉我,这个式子,求导的步骤要怎么做吗?”他低下头,指着本子上的一道题。

安藤纯夏顺着他的手指看向本子。

“你可以先把这个常数提出来,然后把前面的先求导。。。”

安藤纯夏小声地说着,不知不觉地身体往前倾。

他奋笔疾书,随着安藤纯夏的话语,飞快地写着式子,不时地点头附和。

“写完了!”他放下了笔,抬起了头看向安藤纯夏。

由于安藤纯夏刚刚为了让他听得清楚而往他的方向前倾了不少,他这一抬头,安藤纯夏仿佛被吓到一般往后退了一步,刚好踢到了身后的椅子。

安藤纯夏一个不稳,往后仰了仰。

往前伸的手突然被另一只手握住,温热的触感相碰。

身体站稳,安藤纯夏瞪着双眼看着自己的右手。

两手相握。

“你没事吧?”相叶雅纪开口问道。

“没事。”安藤纯夏轻声道。

“你作业做完了吧?”安藤纯夏瞄了一眼作业本,问道。

“啊,嗯。”相叶雅纪应了一句。

安藤纯夏抽走他面前的作业本,头也不回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坐在椅子上,安藤纯夏淡定地将本子放在一起,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刚他握了我的手啊!!!!』

『我能不能不洗手!!!』

『他会不会以为我很奇怪啊!!!』

『上天啊!!上帝啊!!耶稣啊!!哈雷路亚啊!!!』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上课,安藤纯夏的内心仿佛彗星坠落地球般难以平静,然而脸上不露分毫,甚至,几近面瘫。

下了课,安藤纯夏将那叠堆起的作业抱在怀里,往教室办公室走去。

“欸?”经过楼梯口的安藤纯夏受到了突如其来的冲击。

男生在楼梯口追逐,刚好和经过的安藤纯夏撞在了一起。

惊讶,慌张,瞬间席卷心头。

闭上眼准备承受即将到来的安藤纯夏撞上了一面温热的墙。

『恩?』

并没有感受到疼痛的安藤纯夏张开了眼,对上了对方略带严肃的面容。

“对不起。”撞到人的男生先开口道歉。

安藤纯夏赶紧站稳,挥着手表示自己没事。

男生道歉之后,便蹲下身,帮安藤纯夏捡起散乱的作业本。

安藤纯夏也赶紧蹲下捡起。

“给。”捡完面前的本子,安藤纯夏听到了相叶雅纪的声音。

抬头,对方正将手里的本子递到自己面前。

“啊,谢谢。”安藤纯夏赶紧伸手去接。

“我帮你拿吧?”相叶雅纪稍微抬了抬手。

“啊?不,不用了。其实不是很多。”

三四十个人的本子,其实并不是很多。

相叶雅纪没有说话,将手里的本子放到她手里的本子上。

“谢谢。”安藤纯夏朝他说。

“不用谢。”相叶雅纪微笑着说。

安藤纯夏在他身后看着他回到了班里,这才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好人啊!!!』

星の住処 A 相叶雅纪是安藤纯夏的暗恋。

试水

想写校园故事

弥补我充满了习题,除了习题册还是习题册的校园生活

暗恋梗校园梗请毫不犹豫地抛给我

顾问: @顾初雨 顾老师(撒花

————————————————————————————

春天,坂道上铺满了樱花,那是每个春天都有的景色。

伴随着风吹过而发出的飒飒声,穿过坂道,任由樱花花瓣飘落在肩上,面前便是在阳光下翻着银色的光泽的铁门,大门的旁边是黑曜石拼凑起来的大字--私立千叶高中。

走进铁门,没几步就能直接走到操场之上。

棕红色的塑胶跑道旁边是篮球场,此时正围着一大群的少年少女。

篮球场上,呐喊声,运球声,球鞋与篮球场面摩擦的声音不绝于耳。

安藤纯夏手里紧紧握着矿泉水瓶,眼神紧盯着球场上的32号。

相叶雅纪。

私立千叶高中名副其实的校草。

球场上,高二三班对高二一班的对决。

25-23。

哨声响起,比赛定格在这个分数。

篮球场边一侧瞬间转来震耳欲聋的呼声。

球场上的球员开始击掌握手。

礼毕,球员开始往两边的场边走去。

横板凳上放着每个人的毛巾和水杯,一般而言,每个人准备的水都是充足的。

场边偶尔有一两个女生,在好友的推搡下,小步小步地往前挪着。

“あい。。相葉さん。”女生两颊晕起了红晕,将手里准备好的运动饮料往前递去。“请用。”

“谢谢,不过不用了。”相叶雅纪微笑着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水壶,示意自己里头还有水。

“相叶。”他的队友走了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肩。

“噢!”他转头,顺手和他击掌。

“我先过去了。”队友说了句,示意了一下更衣室的方向。

他也点头,表示待会就过去。

安藤纯夏始终捏紧了手中的瓶子,没有上前,目视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远。

相叶雅纪,那是她从很早开始的暗恋。

初中时他们在同一个校园,他在六班,她在五班。

初中的时候他就是附近几个学校都出了名的人。

人长得帅,篮球好,运动神经强。

每次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时候,球场边都有一群迷妹或远或近地围观。

那时候的安藤纯夏总是远远地看着,从来不敢接近那个范围。

因为太耀眼了。

高一,他们又在同一个校园,她暗自庆幸,而后他们隔了两个班,她总是在去饮水机装水的时候,路过他的教室,慢慢地走过,偷眼瞧他和朋友们嬉笑怒骂。

高二的春天,她在分班表上看到了他的名字,而后内心一跳。

相叶雅纪。

安藤纯夏。

一期一会的世界线不够清楚吗?

需要我把时间线捋一遍吗?

还是说大家已经脑补了一万字的爱恨情仇(x

一期一会 re

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在她醒来之后,仍然没有离开。

如今的状态,怕是只能用近乡情怯来概括。

和她相处,和她欢好,如同细水长流,戒不掉,离不开,却不知如何言明。

“早上好,ニノミヤ。”

她说的那句话里,他敏感地意识到什么,却从来没想过,只是一念之差。

咫尺天涯。

她将钥匙留下,再不回转。

——————————————————————————————

初识的记忆,他已经记不清了。

只是在后来她醉酒的时候,说过她曾经在自己家楼下潜伏许久,自己才从那久远的记忆中,找出了属于她的一角。

从衣橱角落那洒满了灰尘的铁盒里找到了一张小小的存储卡,连上自己的电脑。

春夏秋冬,昼夜晨暮。

每张图里都是同一个人,明明有很多的,都是没有新闻价值的照片。

他拂过电脑右下角的日期,嘴角突然就不可抑制地扬起。

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了自己十年还开心的事情呢?

这么久以来的不安,见到她的时候略感浮躁,看着她安眠的时候的安定。

这些都是因为内心的不确定。

他和她的开始,充满了戏剧性,在一起,更是顺势而为。

他曾见过她呵着气,在玻璃上画着相思伞。

明明发着烧,两颊晕红,却仿佛孩子般傻笑。

只是那歪歪扭扭的字,让他有些好笑,却又使劲憋着。

将她用被子团团围住,顺手将那画得乱七八糟的相思伞擦掉,哄着她喝下了药,看着她睡着。

而后,他站在她刚刚画画的地方,仿似少年般,学着她呵气,一笔一划端正地写下他们的名字。

成年之后,他已经不再去想自己会和谁携手一生。

因为明白,所以从来不去给予。

只是那时,他突然觉得,顺其自然,未必也不好。

只是他也恼,恼她从来都不愿开口说自己的喜怒哀乐。

他以为他会有很长的时间去撬开她的心理防御。

只是,她没有给他时间。

————————————————————————————

他和她的关系从来没有公开过,更没有跟圈内好友说过,这导致他现在无从下手去查找她的下落。

刚好在大阪工作,便和关八的几人出去喝酒。

“隔壁好像是杂志社的人。”出门去了趟洗手间的横山回来的时候提了句。

大家都没放在心上,只是喝酒的时候多少收敛了些,免得喝醉。

散席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她的名字,转头,长廊尽头只剩一片黑暗。

他自嘲地笑笑,怕是幻觉吧。

——————————————————————————————

隔日便是岚学,他却跑来了大阪。

时隔经年,他却还是因为一个不知真假的消息而不远万里。

只是刚到大阪就被人发现,媒体盯梢之下,他也无法随意行动。

隔日匆匆回到东京,却发现自己随身带着的隐形眼镜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没有戴隐形眼镜上场,要说是大问题倒也不是,只是偶尔会慢一拍。

花车巡游,在即将结束的那一刻,他突然转身望向了大屏幕那边。

模糊的视线无法聚焦在某一点,根本无法看清谁是谁。

——————————————————————————————

再次见面,她的手上已经戴上了戒指。

仿佛不曾相识的样子,让他没有办法去主动开口。

结束了采访,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他终于开口了。

“要结婚了吗?”

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只是希望得到否定的回答。

“恩。”

她的迟疑,却并没有挽救什么。

“是吗?”

“恭喜。”

早已成年,更让他可以平静地无视内心说出这些话。

“谢谢。”

擦肩而过。

心有所属。

念念不忘。

却已成空。


一期一会

 @不瘦20斤不改名了你猜猜我是谁啊   @幻想家肆月 

这大概是一篇,结合文???

——————————————————————————————

室内昏暗,连灯光都没有一盏。

早晨的阳光被挡在了厚重的窗帘外,只在窗帘相接的地方,隐约可以窥见室外的阳光。

你睁开眼,看着身边空无一人的床,伸手摸了摸床单。

微冷。

你闭了闭眼,敛去了混乱的思绪。

再睁眼时,起身,一件件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穿好。

走出房间的时候,刚好遇上了往回走的他。

你怔了怔,下意识抿唇,却仍不忘向他问好。

“早安,ニノミヤ。”

“早安。”他回道。

然后擦肩而过。

洗漱完毕,你到厨房做早餐,往平底锅里敲了一只蛋后,仿若意识到什么似的,又从冰箱里拿了一只蛋。

你忘了,他今天还在。

这真是个特殊的日子。你想。

吃过早饭,两个人安静地各自离开。

你收拾了自己为数不多的私人物品,将钥匙放在了桌上,转身离开。

一期一会。

到此为止。

——————————————————————————————

春日的阳光总是让人昏昏欲睡,你趴在桌上,望着窗外抽芽的新绿,有些恍惚地想起了几年前的事情。

已然忘记了是几年了,似乎已经是到了需要一一算起来的时间。

那时候他还年少,甚至于在公司的地位都是尴尬的。

你一个实习记者,上面安排了这条线给你。

你揣着相机跟着他跑了无数的地方。

电视台,便利店,游戏中心,甚至是,公寓。

大多数的时间,你总是蹲在公寓的门前,看着他进去,出来,拍下的都是他的街拍。

只是有时候,你也会拍到另一个人,和他同行。

你看着他毫不避讳地牵着她走在无人的公园小道,骑着车载着她穿行在大街小道。

你突然心生羡慕。

但你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

那天晚上,你终于拦在了他的面前。

“二宮さん,请问这是您的女朋友吗?”

他的笑脸瞬间拉下,将旁边的人拉到了身后,并不算高大的身躯遮挡着身后的人。

他伸手拉过你脖子上挂着的吊牌,你避无可避地往他倾去。

“恩?文春?”他刻意压低的声线仿佛萦绕在耳旁,你不禁红了耳朵,却暗自庆幸这是晚上。

在你愣神的瞬间,他手脚极快地夺过你手中的相机,直接把其中的存储卡拔了。

“欸?”你终于反应过来。

“感谢你今晚在这蹲点守候,不过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还是不要在外面晃荡的好,早点回去吧。”

他挥挥手,毫不在意地拉着身后的人进门了,当然,同时带走了你的存储卡。

你跺了跺脚,看着他的背影生了会闷气,才反应过来,那存储卡里的,大多数是他的身影。

仿佛年少时暗恋者会做的事。

其实存储卡里的东西,你的电脑里都有备份,只是那仿佛暴露在本人面前的绮思,让你有些无措。

只是之后,你再也没有跟在他身后。

因为第二日,你的同事已经将一切交与上司。

你换了个工作岗位。

——————————————————————————————

之后是怎么开始的呢?

你记不大清了,似乎是熟人的酒会上的相见,彼此单身,几杯酒下肚,你迷蒙着眼,和他开始了秘密的关系。

只是对外,彼此单身。

从东京到大阪,你已经习惯了大阪的炎热。

新的工作环境,却并不难以融入。

办公室的人约好了今晚一起去喝酒,当做给你补办欢迎会。

你的酒量不算好,却不再是几杯就醉。

“欸,我刚刚好像在隔壁包间看到了杰尼斯的人。”

“真的??谁谁谁?”

角落里几人的声音引起了你的注意。

你不自觉地捏紧了杯子。

“好像是关八的人。背影看着像是横山さん。”

你不自觉松了口气。

酒足饭饱,是时候散场。

你蹲下身去捡掉落在地的挂饰,听到前面有人喊你,应了一声,赶紧跟上。

你不知道,如果那一刻你转身,你会看到他的背影。

他也不知道,如果那一刻早一点转头,他会看到你的背影。

再见,成了命运的笑话。

————————————————————————————————

七月的雨,突如其来,夹杂着风。

你将将赶上了开往东京的列车。

你买了一张7.8的岚学的票,提前一天去了东京。

当列车开入了东京地界,你看到了line里的信息。

二宫和也出现在了大阪。

你的手抬起,敲打了几个字。

好好跟。

然后你再也没敲出多余的字。

你其实想说。

他看起来很冷淡,其实待人很友好。

明明是互不相识的人,却会注意她的安全。

他看起来漫不经心,其实却很注重细节。

明明东西扔得到处都是,却记得她的东西都放在哪里。

他看起来并不在意身边的人,其实他记得每一个和他打招呼的人。

明明没有必要,却会记得她身边同事的姓名。

他看起来只沉迷于游戏,其实身边发生的事他都清楚得很。

明明打游戏打得天昏地暗,却在她生病的时候暂停游戏,不时地关注她的情况。

你的头靠在玻璃上,窗外闪过的那些景色都入不了你的眼。

呵一口气,玻璃上的水雾迅速消散,让你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件事。

你曾经偷偷地将自己的情思,用手指划在了玻璃上。

相思伞。

却被他轻轻擦去。

表白。

被拒。

你突然笑了。

原来自己,是知道结局的。

因为他的名字,曾经和另一个人的名字一起,刻在了相思伞下。

你曾经站在演唱会的台下,看着他在台上弹着吉他,唱得几近哽咽。

那一刻,你就断了所有的念头。

折去了枝芽,却留根。

但他曾说过的话,却让你连角落里的根茎全部拔除。

他说。

我再也没有办法像那样子爱一个人。

——————————————————————————————

岚学的现场,一如既往的热闹,

你的位置不好,在外野,却让你松了口气。

你看着他偶尔难以察觉的卡顿,笑了。

大概今天是忘了带隐形眼镜了吧。

他的近视,不严重,却也足以让他偶尔反应不过来。

他的花车,刚好绕的是你的另一边。

隔着巨大的显示屏,你的身影藏在了人群里。

看,这次,你记不住所有在场的人了吧。

你在心里轻轻地说。

曲终人不见。

————————————————————————————

“那么嵐的大家年后都有什么计划呢?”

你端着职业的微笑,说着文本上的台词。

大阪演唱会后的采访,由你负责。

“今天的采访,辛苦大家了。”

你合上了笔记本,和众人一一握手。

“要结婚了吗?”

熟悉的声音,你不禁有些恍惚。

“恩。”迟疑了半晌,你答了一句。

“是吗?”他的眼帘微垂,“恭喜。”

“谢谢。”

你目送他的背影,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其实,你有话没说。

本来是要结婚的。

如今却要分手了。

因为。

心里住了个不愿离开的人。

跟着顾老师冒个泡

最近只想写玻璃渣玻璃渣玻璃渣

大概是因为天气太热了

所以有什么梗梗梗梗梗吗

抓住这千年一遇的机会啊

因为

过不久我又要跑路了(???